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丽河北我的家
【大河之北·海洋篇⑥】碧海清波
发表时间:2019-12-19 14:57:00 来源:菠菜体育app下载

  

  我们从海洋中获得各种资源,也借助海洋拓展我们的生存空间。

  河北省地处环渤海核心地带,有3个沿海市和11个沿海县(市、区),拥有7200多平方千米管辖海域,布局有3港4港区。海洋,对河北省的环境影响和经济建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这就要求我们更加了解海洋,保护海洋,探寻一条可持续开发利用海洋之路。

  近年来,河北省在保护湿地、修复沙滩、赤潮治理等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也在增殖放流、海洋牧场、海洋观测、海水淡化等领域持续探索,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海洋走向蔚蓝。

  

 秦皇岛岸线碧海清波。  记者赵杰摄

  ●修复与治理 

  “治疗”沙滩 

  2019年8月4日,秦皇岛东山浴场。

  天南海北的游客们在细腻的沙滩上玩得不亦乐乎,有人下海畅游,有人坐地玩沙,小孩子几乎人人一套小桶、小铲,要在沙滩上建一座沙的城堡。

  数千米长的海滩上,类似的一幕十分常见。

  游客们并不知道,就在几个月前,东山浴场的这片沙滩,刚接受完一场“治疗”。受潮水侵蚀,这里的海滩一度不足40米宽,连被海浪冲击的木栈道也残破不堪。

  “不只是秦皇岛,人类活动造成的负面环境效应以及全球气候变暖的共同作用下,全球70%的砂质海岸都遭受到侵蚀,出现了岸线蚀退。”河北省海洋地质资源调查中心生态修复室副主任赵友鹏谈及此,忧心忡忡。

  秦皇岛,一座以滨海旅游著称的城市。恰好,它的岸线主要是砂质岸线,而沙滩又是这座城市滨海旅游产品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从上世纪80年代起,受全球气候变化,以及填海、上游河流修建水库等影响,沙源减少,使得秦皇岛沿岸沙滩侵蚀加剧。”赵友鹏说,严重的岸段,甚至出现一场风暴潮后,七八米宽的沙滩就能被海浪整片卷走。

  以秦皇岛著名景区老虎石浴场为例,老虎石西侧的海滩,在修复前已残存无几,整治修复后,呈现了70—80米宽、长约3000米的沿岸沙滩。

  沙滩修复是否只是简单的运沙倾倒?

  河北省海洋地质资源调查中心海洋处技术负责人刘修锦摆摆手,“每一处海滩修复的准备工作就要半年左右。”

  简单说,修复沙滩的过程,一方面要对沙滩补沙,一方面要在水下修筑沙坝。

  所谓的沙坝就是一条距离岸线200米左右的潜于水下、用沙子堆起来的坝,“这条沙坝既能消减来自海洋的波能,又能对岸上沙向海洋的流动起到阻拦作用,正常天气下,甚至能促使沙坝的沙向岸搬运。”

  补沙的过程相对简单,每一条沙坝的准确数据是如何得出的呢?

  修复一块海滩,要从采集待修复区域的水文基础信息开始,通过计算机做数学模型、模拟实际场景做物理模型。“前者通过计算机计算出水下沙坝的适宜位置、长宽高等数据,后者将海滩按比例缩小后在水池或水槽中进行实物模拟。”刘修锦说。

  物理模拟在长约60米,宽40米,深0.6米的水池或长40米、宽2米、深0.8米的水槽内进行,用采集的当地水文数据,模拟出海浪、潮流等因素对沙坝、海滩的影响。

  当然,即使经过严格试验测算之后,修复的海滩依然会继续受到侵蚀,“一般修复后第一年侵蚀最为严重,能保留80%-90%的修复成果,此后,侵蚀逐年递减。”刘修锦介绍,2017年完成的北戴河新区戴河口——洋河口段岸线修复,如今还有80%的修复成果保留。

  在准备修复前,解决沙源问题也在同时开展。

  像刘修锦一样的海洋科研人员,除海滩修复维持旅游红利之外,他们更关注的是修复前后的生态效果。

  “修复海滩的沙,大多在距离秦皇岛岸线10海里以外的区域采集,颗粒大小要大于或接近于待修复区的沙,取海底沙的表层。”刘修锦介绍。

  “取沙前,要避开相应的规划区域和红线区,同时要考虑到海底会留有坑,这个坑是否会对近岸带来环境影响。”刘修锦说,经过连续几年的观察,他们发现海底沙的流动具有“自愈”能力,能慢慢将其淤平,基本不会带来生态影响。

  秦皇岛160多千米的海岸线上,共有海滩60多千米,游客们不知道,这其中有24千米是刘修锦和同事们人工修复的区域。

  

 曹妃甸湿地。  河北日报资料片

  防范赤潮 

  2018年8月28日,秦皇岛海域西浴场沿岸。

  赤潮再次发生了。

  此前的7月20日至7月23日,同样的位置已发生过一次赤潮。

  赤潮是在特定的环境条件下,浮游动物或植物通过快速增殖,影响其他生物生长和正常食物链结构,危害生态环境和人类健康的异常增殖现象。

  每当赤潮爆发,河北省地矿局第八地质大队、河北省海洋地质资源调查中心海洋处项目经理陈文超就会格外忙。

  赤潮,却不一定是红色的。“赤潮发生的原因、种类以及数量不同,水体会呈现不同的颜色,有红色或砖红色、黄色、棕色等。”陈文超介绍,赤潮是习惯性叫法。

  秦皇岛海域的赤潮,大多是一种微微型藻华,经过研究鉴定,其学名为抑食金球藻,“我们肉眼是看不到这种藻的,要借助显微镜。它边繁殖边死亡,消亡的过程也是变色的过程,聚集在一起覆盖在水面,形成赤潮。”

  除了植物,还有红色中缢虫等浮游动物造成的赤潮。

  2016年7月,秦皇岛还爆发过夜光藻、尖叶原甲藻、红色中缢虫、血红哈卡藻等10种赤潮生物演替叠加的赤潮。

  那赤潮是如何形成的呢?

  “污染物超标入海、温度变化等,都可能诱发赤潮。”陈文超介绍。

  老话说“雷雨丰田”,这是形容打雷下雨的天气,雨水中的氮会增多,对庄稼有好处。但是过量的氮,会造成水体富营养化,引发水体中的浮游动植物大面积繁殖,从而爆发赤潮。

  秦皇岛一带的赤潮大多表现为红色或褐色,偶尔也有蓝色等其他颜色,蓝色是赤潮异弯藻或夜光藻所致,夜间的海面上能看到一片蓝色的光。

  对不了解赤潮的人来说,赤潮甚至是美丽的。

  但颜色,掩盖不了赤潮的危害。

  “赤潮一旦爆发,动辄以数平方千米的面积出现,近些年最大的一次赤潮甚至超过100平方千米的覆盖面积,对于渔业来说,这几乎是致命的灾害。”陈文超介绍,藻体在分解过程中大量消耗水中的溶解氧,导致鱼类及其他海洋生物因缺氧死亡,使海洋的正常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

  2016年爆发的塔玛亚历山大藻,本身就含有毒素,食用它的紫贻贝体内麻痹性贝毒超标,人食用紫贻贝后还出现了多起中毒案例。

  “目前,我们处置赤潮的应急手段,主要是喷撒改性黏土。改性黏土是通过物理的方法改变普通黏土的电位,利用其吸附作用,让赤潮中的浮游动植物沉入海底。”陈文超介绍。

  4克改性黏土就能消除一平方米范围内的赤潮,数平方千米的赤潮灾害几小时就可以解除。

  当然,这只是应急措施。陈文超介绍,上世纪90年代,北戴河附近海域10年间只发生了2起赤潮,2000年—2019年却发生了近50次赤潮。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到2018年赤潮发生的次数分别为6次、5次、2次,正在呈逐年下降的趋势。

  这和河北省对北戴河近岸海域实施的综合治理不无关系。

  2013年,科技部、国家海洋局批准河北省组织了国内上百位专家学者,启动《北戴河近岸海域典型生态灾害污染监控与关键技术集成应用研究》(2013—2016),就海域环境状况、水质污染和污染源状况进行调查,对陆海污染物输入、时空分布和联动等进行诊断,查明赤潮灾害诱发因子等。

  “其中,首次查明了造成北戴河海水大面积异常和扇贝养殖业巨大损失的微微藻及诱发灾种。”河北省自然资源厅原总工程师肖桂珍介绍,根据这批研究成果,政府确定了启动微微藻应急处置的预警指标,组建了应急消除队伍。这些研究为政府决策工程时序,治海先治陆,治陆先治污染源,实施海陆统筹,流域综合整治提供了科学依据。

  比如,为减少陆源污染物入海量“刺激”赤潮爆发,河北对所有入海河流实施全流域系统治理,落实“一河一策”。对全省49条入海河流101个断面水质组织开展监测。

  除此之外,秦皇岛作为全国第一批“湾长制”试点之一,把162.7千米大陆岸线、岛屿岸线和滩涂湿地等划片分包,施行基层湾长驻守、县域湾长巡视和市级湾长检查督导的三级湾长监管体制。

  就赤潮明显减少的今年1到9月,河北入海河流国、省考13个入海口断面水质全部达到或优于Ⅴ类标准,近岸海域海水水质均达到一类海水质量标准。

  

  初夏时节,乐亭县沿海地区渔民进行海参、贝类等海水养殖产品的幼苗投播工作。  河北日报资料片

  湿地留存 

  2019年10月24日,北戴河湿地。

  潮水退去的浅滩里,数不清的鸟在觅食或休息。阳光照射在水面,植被、水洼、鸟,构成一幅独特的海岸风景。突然,遮天蔽日的鸟,飞了起来,几千米外的观鸟游客们,纷纷用长焦和望远镜对准了这被称为“万鸟临海”的一幕,禁不住发出惊呼和赞叹。

  每年四五月份以及九十月份,都是秦皇岛的观鸟季,这里被誉为世界四大观鸟地之一,来自世界各地的观鸟团会形成一个新的旅游小高潮。

  不仅是北戴河湿地,七里海湿地、滦河口湿地、曹妃甸湿地、南堡湿地、南大港湿地、黄骅湿地等,都有一定规模的迁徙鸟停留,形成了河北滨海湿地一道风景线。

  为什么迁徙的鸟类,会选择在滨海湿地沿线停留呢?

  这和滨海湿地有关。

  狭义湿地是指地表过湿或经常积水,生长湿地生物的地区。湿地生态系统是湿地植物、栖息于湿地的动物、微生物及其环境组成的统一整体。

  滨海湿地地处海洋与陆地的交汇地带,咸淡水汇合,不仅资源丰富,还具有调节气候、调节水文、净化污染物、为生物提供栖息地等多种功能。

  生活在滨海湿地水域中的蛤蜊、蝌蚪、沙蚕、虾、钉螺、水生昆虫、软体动物以及水生植物的茎、叶、块根、球茎和果实等等都是鸟类的食物。长途迁徙中,湿地,是它们重要的补给站。

  鸟类,不过是湿地哺育的其中之一。

  滨海湿地作为重要湿地类型,既蕴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又有自己独特的生态环境效应,是地球上生产力最高、生物多样性最丰富、最具保护价值的生态系统之一。

  “滨海湿地还有储存碳、调控水量(抗洪防涝)、防灾减灾等作用。”河北省地矿局第八地质大队、河北省海洋地质资源调查中心海洋处项目经理邢容容说,以防灾减灾为例,滨海湿地上的植被对防止或减轻海浪对海岸线的侵蚀起着很大的作用,还可使后方的建筑物、农作物、植被等免遭强风和海浪的破坏。

  不可否认,随着经济建设以及环境污染等因素,全国滨海天然湿地都在大面积减少,滨海湿地生态系统受到干扰,出现了天然湿地萎缩、生态环境恶化等问题。

  保护湿地也就变得迫在眉睫。

  “我们正在做滨海湿地生态修复工作。”邢容容介绍。

  那么,湿地的保护从哪里入手呢?

  “北戴河湿地生态修复项目已纳入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整治行动。”邢容容说,这一项目通过营造岸坡植被——明水面——浅滩植被——明水面——光滩的复合生态系统对湿地展开修复。

  “湿地植被修复优选本土物种,如芦苇、碱蓬等。”邢容容说,植被修复后可为鸟类提供觅食、隐藏和繁殖的场所。

  除此之外,湿地修复还包括潮沟系统修复。主要是疏通潮沟恢复潮滩湿地水文连通性,提高潮沟漫滩的水盐交互能力。

  这是因为潮沟系统在维持生物多样性及生态系统过程中具有重要的作用。

  被问及湿地最终修复成什么样,邢容容笑笑说:修复后的滩涂形成翅碱蓬—芦苇植物群落,滨海湿地生态系统得以重建。

  

  秦皇岛海港区对沙滩浴场进行集中整治。  记者赵杰摄

  ●海里的播种 

  增殖放流 

  2019年5月30日,黄骅近海海域。

  一艘渔船借着涨潮的海水,满载出港。当地组织的一场放流活动正在进行,一桶桶的虾苗、鱼苗,顺着船舷滑入渤海,它们承担着资源修复的重任。

  增殖放流是用人工方法向海洋等天然水域投放或移入渔业生物的卵子、幼体或成体,以恢复或增加种群的数量,改善和优化水域的群落结构。

  这次放流,黄骅向渤海投放了1厘米以上中国对虾9500万尾,20厘米以上牙鲆5000尾,10厘米以上半滑舌鳎8.5万尾。

  不是每一尾苗种,都有资格加入放流队伍。在投放之前,它们要经历一场“体检”。

  5月9日,黄骅市季家堡河北鑫海水产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院内时,河北省水产养殖病害防治监测总站原站长邵铁凡正对准备投放的苗种进行抽检。“要把关投放的苗种质量,比如是否用了违禁药品,是否属于本地品种,苗种质量是否合格等等。”

  “就拿同一片渤海来说,咱们本地和辽宁海域投放的品种不完全一样。”沧州市农业农村局渔业管理科科长张军生介绍,用于增殖放流的亲体、苗种等水生生物应是原生境分布物种的原种或者子一代。不能向天然水域投放杂交种、外来种、转基因种以及其他不符合生态安全要求的水生生物物种。

  质优价高的日本对虾,属于外来生物,由于担心外来生物破坏本地的生物链,所以增殖放流不允许投放。

  不仅如此,不同品种的苗种,投放前的生长状态也有规定,中国对虾苗种要求1厘米以上,梭子蟹要求Ⅱ期幼蟹以上,半滑舌鳎等鱼苗多在5厘米以上,为保证成活率。

   

  海兴湿地。  苑立伟摄

  承载着重任的苗种,投入大海后,如何评估呢?

  河北省海洋与水产科学研究院承担着增殖放流效果评估工作。

  2019年5月7日,秦皇岛港。

  300吨级的渤海001号,静静停靠在海港。

  轮机员杜秋钻进船舱检查了一番,即使不出海,这艘42.8米的大家伙也要有最好的保养。

  这艘2017年交付使用的近海资源调查船,是河北唯一一艘集捕捞、调查、科研于一体的大型科研船。它具备在近海进行大范围海洋渔业调查、水文、物理等综合要素的同步探测、分析和处理能力,还具备数据采集、样品的现场分析、数据集成、信息传输等能力。船上配有海洋环境、鱼类资源、水质监测分析实验室,拥有科研探鱼仪系统、无线拖网检测系统。

  “这艘船主要承担渤海海域的渔业资源与环境的常规、专项和应急调查监测、海洋综合调查与评估。为海洋渔业生态环境保护、渔业增殖放流、海洋牧场建设、海洋生态环境修复和渔业资源可持续利用等提供科技支撑平台。”河北省海洋与水产科学研究院渔业资源室主任张海鹏介绍。

  借助专业设备,张海鹏和同事对中国对虾、三疣梭子蟹、牙鲆、海蜇等主要放流品种进行了跟踪监测和社会生产调查。

  “2014年-2018年,河北省海域共放流了11个品种,包括中国对虾、三疣梭子蟹、半滑舌鳎、褐牙鲆、红鳍东方鲀、梭鱼、许氏平鮋、毛蚶、杂色蛤、海蜇和刺参。”张海鹏说。

  5年间,河北省海域累计放流872282.3534万单位的海洋生物,其中中国对虾累计放流776490.56万尾,占总放流数量的89.02%;三疣梭子蟹累计放流49618.4308万尾,占5.69%,两种放流品种合计占总放流数量的94.71%。

  如此大的放流量,效果如何呢?

  “2014年-2018年中国对虾放流产量共11207吨,产值21.76亿元,年均4.35亿元。回捕率范围为1.94%-3.9%,均值为2.89%。”张海鹏说。

  增殖放流还明显增加了河北海域的经济品种,如中国对虾、三疣梭子蟹和牙鲆的资源量,使当地渔民直接增收。

  “近几年很多渔民反映春季口虾蛄(皮皮虾)生产时见到了洄游的中国对虾,说明上年的捕捞剩余群体经过越冬和生殖洄游形成一定数量的繁殖群体。”张海鹏说,2017年,调查还显示牙鲆的幼鱼数量最多,说明放流对促进生态环境的改善和保护生物多样性发挥了显著的作用。

  

 美丽的秦皇岛海滨。  潘如辉摄

  海洋牧场 

  能否想象,在海底搭建人为牧场,让鱼虾蟹像草原上放牧的牛羊一样聚集生长?

  这就是被称之为海洋牧场的构想。

  海洋牧场的概念上世纪被提出后,全国沿海各省都有行动,截至目前,河北省已有11处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

  2019年5月6日,昌黎。

  30米长的冀昌渔06092号渔船上,船长杨海杰调试着设备,即将出发。

  在禁渔期,出海的渔船是因为承担着一项科研任务:海洋牧场生态效果调查。河北省海洋与水产科学研究院要对新开口海域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进行一次生态效果评估。

  船开出去2小时左右停了,张海鹏穿着红色的救生衣,和同事开始了紧张的工作。

  透明度盘等各种设备被抛下水,等数据稳定后,再逐一提出水面,张海鹏在晃动的船舱里报出一个个数据:水温12℃,盐度32‰、透明度2.5米……

  三名水手多次协助工作,已经轻车熟路:放网、采底泥。百十米的渔网逆着船前行的方向,一节节沉入海底,滑轮吊起抓斗,带上来一团湿淋淋的海底淤泥。

  “今天一共有三大类调查内容,水环境、生物环境、沉积环境调查。每一大类又有多项需要现场测定和实验室分析的指标。”张海鹏说,“一年要做几次这样的调查采样,通过每次数据对比,来分析这片海域的水质和海洋生物变化。”

  张海鹏蹲在筛网旁,用镊子夹起一条长不过5厘米,通体透明的小鱼,兴奋地喊,“看,文昌鱼!”

  张海鹏的兴奋是有原因的,别小看这个小家伙,文昌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对海洋底质要求比较严格,通常仅生存于有机质含量低的纯净粗砂和中砂里。

  放入海底的网,要等次日再来取,采集到的生物样品和水样分析结果将用于评估海洋牧场示范区的效果。

  

  科研工作者正在对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进行生态效果评估。  记者白云摄

  2019年5月8日,唐山海洋牧场实业有限公司。

  十年前,这里在全省较早开展海洋牧场建设。

  总经理张云岭展示了一段潜水员从海洋牧场拍摄的视频,数米长的马尾藻在略有浑浊的海底来回飘荡,被海草缠满的人工礁石孔洞中,一只小螃蟹试探着爬出来,差点和一只经过的鱼撞到。

  “陆地上没有草和森林,土地就会沙漠化。海底也一样。我们通过在海底投放礁石,作为海洋生物的栖息地,便于海藻等生长,从而为海洋动物提供食物和庇护所,增加海洋生物。”张云岭说。

  回忆起筹建海洋牧场,张云岭直言,“摸索中前进。最初,具体到投什么样的礁体、投多少,都没有经验可以借鉴。”

  张云岭说,第一批投到大海的礁体,都是水泥浇筑,有方的也有圆孔型,忐忑地投入大海后,张云岭就开始不断观察效果。

  “慢慢发现,礁体上长出了马尾藻,长度有三四米,礁体中也有小鱼小虾来栖息。”张云岭回忆,他开始好奇并追踪,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通过不断研究,他发现了礁体上附着的活体牡蛎的重要性。牡蛎是滤食性动物,滤食的过程中还吸收了海水中的氮和磷,净化了海洋水体,从而能减少赤潮发生的几率。牡蛎还有利于大型海藻附着其上生长,进一步改善水质、提高海洋生产力,鱼虾蟹自然被吸引前来。

  当这样一个生物链条被发现后,张云岭开始研究礁体投放的细节,什么样的礁体更有利。他用花岗岩、水泥、钢铁作原料,制成各种礁体不断进行试验,“至今,我们公司已经累计投放了20多种礁型。”

  生态环境变好的同时,张云岭尝试在海洋牧场投放海参和贝类进行养殖,并组织当地渔民改变传统的捕捞作业模式,开展海洋牧场旅游、养殖等增收方式,他们还准备利用海洋牧场的资源,拓展休闲渔业。

  “全省累计投放花岗岩石块和水泥构件等人工礁体460多万空方。”张海鹏介绍,2008年省里制定出台了《河北省人工鱼礁管理办法》,对人工鱼礁进行细化管理,目前全省海洋牧场总面积已达6500万多平方米。

  海洋牧场建设的效果怎样呢?

  张海鹏介绍,通过省海洋与水产研究院提交的本底调查、效果评估和跟踪监测数据显示,海洋牧场的生物量和生物密度都有明显的增加。

  人工鱼礁单体跟踪监测的数据显示,构件礁表面的附着生物量达到14种,其中软体动物6种,节肢动物4种,腔肠动物2种,苔藓动物1种,尾索动物1种。构件礁上的附着生物量达到每平方米1748克。潜水员的水下拍摄视频显示礁体表面还附着生长着大量藻类,形成了一片“水下森林”,既净化了水质,又为众多海洋生物提供了基础饵料。

  “我们还对礁区附近的渔民进行了问卷调查,显示在人工鱼礁投放区及周边海域,渔获量是其他海域的2-4倍。但我们建设海洋牧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捕捞,而是为了以点带面地全面修复我们的海洋环境。”张海鹏扶着渔船的船舷目视远方说。

  

  秦皇岛加紧修复沙滩。  记者赵杰摄

  ●减灾与开发 

  海洋观测站 

  2019年10月28日,黄骅港三千吨码头。

  退潮后的浅滩还留着湿漉漉的大海印迹,一栋孤零零的办公楼建在这片海域的海陆交界处,这里就是河北省地矿局第四水文工程地质大队海洋环境监测站的水文气象观测站。

  两间狭窄的办公室,电脑屏幕不断更新着数据:水温、盐度、潮汐、气压……在国家海洋观测网内部,这里被称为黄骅站。

  这里是沧州市唯一纳入全国海洋观测网的全天候水文气象观测站,也是河北省六个观测海洋的台站之一。

  当天的值班员之一是水文气象观测站主任齐震。

  呼啦啦的海风中,齐震来到建在黄骅港神华港区二期码头边的设备室,巡视设备是否正常作业。

  设备室内,一块巴掌大的屏幕上显示着一组动态数据。码头上噪音很大,海风也很大。齐震指着屏幕上的数据,靠近记者的耳朵大喊,“低潮2.12米,水温15.55。”

  “就现在吗?”记者问。

  “就现在,实时。”

  这是一处验潮井,由浮子式验潮仪实时获取潮汐数据。设备室外,一条直径近50厘米的铁管深入海面下七八米,温盐仪就在其中,用来读取水温、盐度等数据。

  “我们站,全年365天,每天24小时都有人值班。24小时值班的意义在于,设备有时候会损坏,传输线路也可能会出现问题,我们要马上抢修,同时手动上传数据,不管什么情况,数据不能丢。”齐震说。

  观测站的工作是枯燥的。每5天轮班一次,一组两个人,天天守着潮涨潮落的海岸,和屏幕上一堆红红绿绿的数字。为了在饮食和业余生活中有所调剂,值班人员开辟了一小块菜地。

  “吃饭在一楼,自己做,睡觉在旁边,就这。”齐震指指电脑旁的单人床,略显局促的办公环境,丝毫不能掩饰这里的重要性。

  今年8月11日,受“利奇马“台风影响,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心、河北省海洋预报台发布风暴潮红色预警。风暴潮预警分4个等级,分别是蓝、黄、橙、红,红色预警为最高等级,本次红色预警风暴潮最高潮位达5.77米。

  当天,预报中包含的受影响区域,就包括黄骅潮位站。

  当晚,当沿海区域大多数人对这场风暴潮避而远之之际,齐震和同事却开着越野车,疾驰在风雨交加的黄骅港。“海水涌上港口淹了大半个轮胎,一个浪打过来,啪一下就拍到了前挡风玻璃上,啥也看不见。”齐震回忆。

  观测站的小菜地见证着台风“利奇马”有多恐怖:比滩涂高出一米多的菜地,种植的蔬菜全部被上涌的海水“盐杀”,菜地的一角还被海浪啃出一个一米多深的洞。值班室一楼多处进水,海水冲刷的痕迹清晰可见。

  由于海水漫灌,值班室电瓶损坏、变电站被烧,数据传不过来。齐震前往验潮井维修设备并手动上传数据。狂风巨浪中,验潮井设备室被海浪拍得乱响,齐震钻在其中,肉眼读取各项数据,通过通信设备每10分钟上报一次实时潮位变化。

  渤海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在等、省预报台在等,如此恶劣的天气,设备记录的数据一方面会留下珍贵的资料,另一方面也能实时上传到省预报台和自然资源部北海预报中心,为预报员提供准确一手资料,预报的结果就能及时提醒相关部门,制定精准的防灾救灾方案。齐震在设备室坚守了4个多小时,直到数据恢复传输。

  这场被誉为50年不遇的台风风暴潮持续了整整60个小时警报才解除。

  这里的观测数据非常宝贵。

  “这里的前身是成立于1982年的黄骅港务局水文气象站,海洋站观测预报员由原黄骅港务局水文气象站在2005年并入而来。建设之初,这里服务于建港初期的工程建设和防灾减灾,也由此积累了近20年的宝贵海洋水文资料。”海洋环境监测站站长刘新伟介绍,累积的数据对于研究海洋潮汐的变化是一笔无价的财富。

  观测站的数据上传后,由国家海洋预报台根据各站上传数据资料,科学分析,做出预报,并逐级下发。

  “我们这儿的观测数据,就是预报的基础之一。”齐震说。

  正因此,海洋环境监测站全年从来没断过人。

  观测站发出的预报,迅速传达到沿海各单位,为政府防灾减灾、企业生产、居民生活提供指导。

  这,正是齐震和同事们日复一日收集海洋数据的意义。

  

  秦皇岛石河南岛湿地。  河北日报资料片

  海水淡化 

  2019年10月29日,黄骅港神华港区。

  运煤船缓慢通过港池准备靠泊,承载着这些货船的海水,还有一部分悄然流向另一个渠道:海水淡化厂区。

  海水淡化,这曾经是人类的梦想之一。

  海洋占据了地球表面70%的面积,如果能把浩瀚的海水转化为我们的生产、生活用水,将大大缓解全球缺水的状况。

  “2006年,河北省的海水淡化项目开始起步。”由河北省自然资源厅主导的河北海水利用调查项目负责人齐震介绍,十余年间,全省海水淡化工程数量和产水规模呈逐步上升趋势。

  国家能源集团河北国华沧东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华沧电),就是最早“吃螃蟹”的企业之一。

  国华沧电的厂区和渤海隔着一条长长的防波堤,堤那边是几艘渔船,这边是4台海水淡化装置,巨大的白色管道里,从黄骅港神华港区港池接过来的海水,正通过低温多效蒸馏方式转化成淡水。

  低温多效蒸馏是目前比较常用的海水淡化的方法之一,是指海水的最高蒸发温度约70℃的海水淡化技术。通过将一系列的水平管降膜蒸发器串联起来并分成若干效组,用一定量的蒸汽输入,通过多次的蒸发和冷凝,从而得到多倍于加热蒸汽量的蒸馏水。

   

  北戴河湿地。  潘如辉摄

  “我们的造水比是10,即1吨蒸汽可以制造出10吨淡水,1吨淡水还需要约3吨的原料海水。”国华沧电总经理助理张兰芳介绍。

  目前,全国海水淡化日产能约119万吨,其中国华沧电的海水淡化产能约占6%,为5.75万吨。

  国华沧电海水淡化日产能的75%,通过70千米长的管道供给其附近50多家工业企业,25%留作国华沧电自用,这超出了国华沧电上马海水淡化装置的预期。

  把目光转回到2001年。全国煤炭销售形式不好,作为煤炭大港,黄骅港神华港区受到一定影响,他们谋划建一个电厂,就地消化一部分运抵港口的煤。

  电厂运转需要大量的淡水,但黄骅港神华港区所在的沧州市,就全国而言是缺水严重的城市之一,也是因过度开采地下水而成为我国地面沉降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国华沧电最初上马海水淡化项目,是想解决电厂自身生产用水。

  2006年,国华沧电上马了1、2号海水淡化装置,每台可日产1万吨淡水,随后投产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号设备,实现单台日产1.25万吨淡水,2013年投产的4号海水淡化装置,将单台日产淡水量更是提高到了2.5万吨。

  张兰芳递过来一瓶名为神华海露的淡化水,记者犹豫着接过来试喝。海水,总要和咸、涩联系起来,但这瓶水入口,却和普通矿泉水没太大区别。

  事实上,淡化的海水,水中所含的总硬度、氯化物、硝酸盐等指标,远低于《GB5747-2006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高限值。

  以总硬度和氯化物为例,国标要求分别低于450mg/l、250mg/l,国华沧电淡化后的海水分别小于1mg/l、等于0.36mg/l。

  “这是因为工业生产中,设备对水的要求更高。”张兰芳说。

  国华沧电供应的50多家工业企业,涵盖了粮油、化工和生物医药等行业。相比企业购买水库等水,再自行加工以达到生产用水标准,国华沧电提供的淡化海水价格每吨比企业自行处理用水成本低1元钱。

  这就有助于形成一个正向循环:用水企业越多,供水平均成本越低,越能形成产销平衡……

  这种正循环,还在向着更多的领域扩展。

  张兰芳的办公室挂着一张渤海新区海水淡化产业发展布局图,分别用醒目的绿色、粉色、红色、蓝色标注,不同颜色对应的分别是供水、供热、供汽、供浓海水四条线路。

  “我们电厂的热能用于供给新区的居民用热,比如冬季采暖;汽能供给一部分用汽的企业;水就是淡化海水直供企业。”张兰芳说。

  浓海水去哪儿呢?

  她指着地图上标成了蓝色的沧海文化风景区,“到这儿。海水淡化的同时,提取了海水中的淡水,就一定会提高海水中的盐度,过去海水淡化产生的浓海水处理,一直是海水淡化的难点。今年起,我们的浓海水先排到沧海文化风景区,和这里直接引入的作为景观的海水汇合后,供游客观光,随后从这里进入沧州盐业集团长芦黄骅盐业有限公司的作业区,进入滩晒制盐环节,能提高制盐生产效率。”

  齐震介绍,海水淡化后排放的浓海水如未经适当的处理而直接排放入海,将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长期的、不可逆转的影响。

  截至2018年12月,河北省已投产海水淡化工程8个,总产水规模位居全国第四位。

  海水淡化的规模越大,海水淡化的浓海水合理处理也就越发迫切。

  齐震的调查显示,2018年河北省海水淡化后浓海水处理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直接或间接排入邻近海域,浓海水产生总量的49%这么处理;二是浓海水排入附近盐场进行制盐,浓海水利用量占浓海水产生总量的41%;三是将浓海水作为原料用于制碱,利用量约800万吨,占浓海水产生总量的10%。

  “当下河北省海水淡化工程浓海水综合利用方式呈现多样化,浓海水直排的总量呈下降趋势,相关政策的推进也将大幅减少河北省海水淡化企业浓海水直排量,这为推动河北省海水淡化工程下游产业发展奠定工作基础,同时降低了海水淡化浓海水直排的环境副作用。”齐震对此很乐观。(河北新闻网 记者白云) 



责任编辑: 吴 迪
  相关稿件
• 石家庄“烛光海洋”志愿团:微光汇聚温暖人心 2013-09-24 08:20:00
• 河北省地球物理勘查院志愿者进校园开展志愿服务活动 2019-12-10 09:27:00
• 河北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召开 2019-11-26 08:56:00
• 【图解】遛狗不拴绳,这类不文明行为要罚! 2019-06-10 09:41:00
,